蒙 古 国 立 大 学 孔 子 学 院 МУИС-ийн Күнзийн Институт 
 
在线咨询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9:30-19:00
 联系方式
汉语老师:95809765
蒙文老师:99862472

师生同在线,学习过“疫”关——蒙古国立大学孔子学院教师线上教学系列报道之二

发表时间:2020-03-28 09:57

师生同在线,学习过“疫”关——蒙古国立大学孔子学院教师线上教学系列报道之二

---孔院下设蒙古科技大学教学点、乌兰巴托大学孔子课堂

“这次线上教学不但让我接触到了新的教学方式,也让我切实体会到了学生和老师的心理变化。线上教学对于我的教学生涯来说是一个挑战,但也是一个难得的拓展。我坚信,遇到瓶颈,冲破瓶颈,我们才能更宽阔。”

                    ——蒙古科技大学教学点   崔一方老师

“线上教学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更是自我成长的契机。它不但提升了我的现代教学技术水平,同时也促使我改变了教学观念和方式。最开心的还是得到了学生的认可,把热爱的事情做到极致,便成了价值!”

                      ——乌兰巴托大学孔子课堂 刘芳老师

2020年1月26日,蒙古国政府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召开非例行会议,决定即日起境内所有大中小学停课至3月2日;后又在2月19日的政府例行工作会议上,宣布停课延长至3月30日;现又决定停课延长至4月30日。一次次的延后,焦虑的不仅仅是学生们,还有他们的任课老师。“延期不延教、停课不停学”,蒙古国立大学孔子学院下设孔子课堂及教学点陆续开展了线上教学活动,保证学生能不断汲取知识,按时完成学业。蒙古科技大学与乌兰巴托大学孔子课堂的老师们肩负起线上教学的重任,以实际行动书写着疫情期间汉语教育的坐标与印记!

学习不停,学无止境

蒙古科技大学1950年建校,是一多学科、多层次的综合性大学,目前汉语学习者多达300人。自1月26日起,学校开始筹备网络直播教学,解决了直播平台、教学系统、教材配置等一系列问题。2月3日,线上教学正式开始。在蒙古科技大学任教的崔一方老师负责电力学院“2+2”本科生项目的听说课及中文系大二学生的口语课。由于中国的在线教学技术和软件操作对学生来说难度崔老师在同事和学生的帮助下注册Facebook账号,开通了“小组直播期间,蒙古科技大学的教务系统(www.must.edu.mn)发挥着重要作用。课前,老师将教材、讲义及相关学习资料上传至系统,方便学生下载查看。课后,学生通过该系统上传作业,老师下载批阅。同时,系主任每周都会对老师的上课情况及学生的输入情况进行检查。

1.jpg

工作中的崔一方老师

乌兰巴托大学1992年建校学校在语言文学等人文学科方面比较突出乌兰巴托大学孔子课堂于2015年揭牌,目前有2名本土汉语教师,1名中国教师,学校汉语学习者100余人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2月28日,学校召开教师会议,决定于3月2日正式开始线上教学。跟蒙古科技大学一样,乌兰巴托大学也专门开通了线上教学系统。教师可通过Gmail共享文件登陆学校教务系统,上传课件、音频和视频等,也可查看学生的出勤情况;学生也可以通过“学生窗口”登陆页面,下载相关课程资料。在乌兰巴托大学任教的刘芳老师负责大二的口语课和大三的汉语综合课。根据学校要求,刘芳老师采取课程录播形式,每周十节课。

2.jpg

工作中的刘芳老师

教授不停,教学相长

习惯了讲坛上的侃侃而谈和与学生面对面的交流,刚开始的线上教学对两位老师也充满了挑战。

崔一方老师是来自山东大学国际教育学院的公派专家教师,尽管已经有了丰富的教学经历和经验,但直播教学而且是在海外进行直播教学还是第一次。

“开始的时候,我是十分忐忑的。除了全新的教学方式以外,新的学期,我教授的学生也都是新生,他们是谁,我完全不了解。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用我完全不熟悉的蒙语教学系统和以前从未讲过的教材进行授课,确实充满了未知。”崔一方老师这样说道。她还讲道,直播教学,没有了面对面沟通交流的机会,学生只能通过发送“弹幕”来代替口语表达,这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对学生们用汉语进行即时表达的锻炼,所以每次直播前,她都会做大量的准备工作。

“直播过程中,我也格外关注这一点。通过更直接的例子去引导学生,让他们有兴趣来回应我。同时也会给学生更多的提示,比如,设置情景并说出前半句,让学生给出后半句;有时候,讲解一个词语,学生没有很快地反馈,在等待的过程中,我就会先给出两个句子加以提示说明,让学生慢慢反馈过来。”每次直播结束,崔老师都会在第一时间跟学生分享自己的教案,加深学生对所学知识的巩固。受学生启发,崔老师还将作业形式拓展为两种,文字版作业与视频版作业,以便更好地对学生进行“双面”考查。

3.jpg

教学系统

4.jpg

使用教材

5.jpg

手写讲义

刘芳老师是第二年在乌兰巴托大学孔子课堂任教的志愿者教师,因为第一年的优秀表现,经学校挽留继续第二任期。即使掌握了一些蒙语,即使与学生已经熟悉,在授课之初也是手足无措,仅蒙语教务系统的复杂操作就让她一脸茫然。学生能否接受这种全新的授课方式、效果怎么样、如何及时考察学生的掌握情况等,一个个问号不停地浮现在她的脑海里。为更好地将课程内容呈现给学生,她深入学习了视频制作剪辑方法;为解决学生的教材问题,她将教学材料扫描成PDF,并对难点进行标注,然后上传至教务系统方便学生下载;课文没有对应的音频,她就将每课的生词和课文都进行录音并配上适当的讲解;为解决学生因长时间的线上学习所产生的消极情绪,她在制作PPT的过程中,采用多种符号和颜色进行标注,力求图文并茂,并设置花样繁多的模板样式,不断带给学生新鲜感。课后,刘老师同样采用多样化的作业布置形式。比如,课文中提到了西红柿炒蛋的做法,她就鼓励学生尝试着做这道菜。为提高学生完成作业的积极性,刘老师还采用了“激励赛制”,如,给本周作业完成度最好的学生颁发奖品,来激励学生。

6.jpg

使用教材

7.jpg8.jpg

课件展示

由最初的紧张与不安,到现在的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两位老师在这个过程中与学生一起成长了不少。崔老师讲道,之前线下授课的时候,她会因学生的一个眼神、表情或者是一句话进行反思。但在线上教学的过程中,这种反思细致到了每分每秒。每次直播完,她都下载保存直播视频,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一帧一帧地看,寻找其中的不足。比如,肢体动作有没有很好地帮助解释某个语法?演绎展示的例子是否有效地说明了某个结构的用法?这是她在以往线下教学中从未有过的全新体验。

在整个线上教学过程中,刘芳老师也颇有感触。她谈到,课堂教学中会时刻观察学生的表情动作,而录课却看不到学生的学习状态,总有各种担心,每次都恨不得顺着网线去看看学生有没有认真做笔记、是否完全听懂等。面对新形式、新挑战,她多了一些思考与磨合。从手忙脚乱到有条不紊,她的教学生活更加充实、更加多彩。

9.jpg


10.jpg

学生学习笔记

11.jpg

作业批改记录

感动不停,未来可期

学不停,教不停,感动也时刻围绕在老师们身边。最让崔老师感动的事情莫过于同事与学生对她的关心与帮助。上课之初,学校的全蒙文系统对于她这个刚来半年的中国老师来说无疑是天书一般。她的蒙古同事们主动提供帮助,一点一点地细致指导。每当学校有新的通知和要求,同事们都会及时联系崔老师,帮助她进行更新。国内疫情严重的时候,崔老师收到了几名来自“2+2”项目的学生的私信:老师,我们八月份要去中国学习。相信中国的疫情很快就会好转,我们和家人每天关注疫情信息,我们都非常珍惜这个学习机会。这条信息霎时拨动了崔老师的心弦,除了满满的感动以外,她更懂得了这份工作的意义。近期蒙古出现了输入性确诊病例,“老师要好好吃饭。”“老师最近身体好吗?”“老师最近不要出门了。”……学生们一句句关心的话语让崔老师在忙碌的教学中感到格外温馨。

今年是刘芳老师在蒙古任教的第二个年头,两年里,她与学生、同事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她嗓子一直不太好,再加上近段时间天气干燥,嗓子嘶哑的情况愈发严重。学生听完她的视频课程后,纷纷发来短信询问,“老师,您生病了吗?”“嗓子为什么那么沙哑?”“一定要多注意休息。”……一句句简单的话语让她感动不已。疫情期间,系主任萨仁Saraa Ulziidelger老师经常给刘老师打电话询问身体和饮食状况;办公室同事南丁(Khurelbaatar Nandia老师和学生们也会常常关心刘老师的身体状况。这些真挚的话语,让几次泪目。

12.jpg


13.jpg

师生互动交流

疫情当前,线上教学要继续进行,崔老师与刘老师都做好了下个月线上授课的充分准备。此时,她们都早已成竹在胸。她们会用最大的热情、最充沛的精力去迎接今后的各种教学难题。蒙古凛冽的寒冬慢慢退场,和煦的春天正悄然来临。崔老师希望早日能去香格里拉商场喝杯奶茶,不戴口罩,走在人群中,跟不认识的人微笑致意;刘老师期待着在春暖花开之日,摘掉口罩,给她最爱的学生们一个大大的拥抱。最重要的是要走进教室跟学生们面对面聊天,互相看看彼此不经过网络转播、真实“分辨率”的样子。

停课不停学,我们一直在路上!

   (撰文:申姝琦;素材提供:崔一方、刘芳;蒙古国立大学孔子学院供稿)

分享到: